创造“三宽”教育 培育“四自”品质
    上善宽厚、宽容、宽松之“三宽”传统,历时百年,历久弥新,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

     “宽厚”是指宽厚之胸怀,是上善高远前瞻的育人视野。

     “宽厚”是指学校和老师要有爱心,真心实意的爱自己的学生,研究和把握教育的规律,追寻教育的意义。学校有了宽厚的胸怀才能理解学生成长中的缤纷故事,才能宽容学生成长中的行为偏差。“宽厚”还指要有高远的境界、前瞻的视野。印度哲人克里希那穆提说:“学校的使命是创造一个地方,在那里,一个人可以学会一种完整的、健康的和智慧的生活。”上善想给各位学生创造的正是这样的一个地方。上善坚持“人文引领、文理融通”的育人理念,人文与科学一撇一捺互为支撑,互为映衬,抒写出一个刚柔相济、丰盈饱满的大写的“人”字,共同诠释上善人的善良、丰富、高贵和理性。

     “宽容”是指宽容之态度,是上善大气开放的育人胸襟。

     同学们应该记得,与老师唇枪舌战时,老师那句“我可以不赞同你的观点,但是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”的大气包容,应该记得,跋涉在学习征途中,老师那句“你要我指点风景,首先你得爬上屋顶”的开放深远。应该记得,骄傲自满时,老师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令你如沐春风;局促不安时,老师握握你的手带给你涣然冰释后的如释重负;沮丧失落时,老师一个微笑温暖了你真个世界,老师拍拍你的肩为你开启一个新的春天……

     因为上善老师们知道,成长是一个从无知到有知、少知到深知的过程,成长是个不断上当、不断走弯路、不断试错的过程。宽厚的学校、宽厚的老师,必然能以宽容的心态包容同学们的错误,并通过教育的引导使“君子不贰过”。教育不是教唆,而是向善向上的心理活动历程;教育不是强迫,而是主动接纳认同的方式;教育不是控制,而是发生精神转变的过程。教育是“慢”的艺术。教育需要等待,但不能后退;教育需要宽容,但不能纵容。

   “宽松”是指宽松之氛围,是自由和谐的育人空间。

     教育的神圣使命就是解放心灵。上善追求的宽松,绝非放低要求,绝非放任自流,而是引导学生如何在功利的现实前坚守诗意和浪漫,在浮躁的时代里呵护理想和自由,在庸常的生活中做一个麦田的守望者。在宽松的氛围中,我们企图形成自由之精神,民主之风气,平等之关系、从容之态度、明显之特长、活跃之个性。上善的一草一木都在诠释诗意和浪漫,上善的一景一物都在诉说自由与守望。更有那丰富多彩的校园活动,告诉你什么叫青春与激情,浪漫与理想。

     上善的“三宽”特色,学校将用心坚守,上善的“四自”传统,期待上善学子以行践行。

一是自觉。

     教者,效也;学者,觉也。上善人的“自觉”,应是一种自我觉解,通过行动时反思,反思后改变,实现道德的完善、智慧的提炼、生命的觉悟和境界的提升。思考“我是谁,我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”这是一种自我觉解,思考“我来上善做什么,我要做一名怎样的上善人”,这也是一种自我觉解,乃至学习意义的探寻,学习状态的反思,学习方法的改变,学习效率的提高,都是自我觉解的过程。

二是自律。

     自律,顾名思义,是遵循法度、自加约束之意。较之他律,自律是一种情操,一种修养,一种自由,更是一种境界。自律的上善人能做到“见贤思齐,见不贤而内自省”,能做到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,也能达到自律的最高境界——慎独。

     同学们,你在群居与独处时表现一致吗?你在校与在家的表现一致吗?你在老师和他人面前表现一致吗?你在现实世界与虚拟网络世界的言行一致吗?如果不一致,自律以提升修养迫在眉睫,慎独以完善自我时不我待。

三是自主。

     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门上有这样一句话:我们会找到办法的,否则,就创造一个!字里行间透露着激发学生自主意识的良苦用心。而在东方,上善与之遥相呼应。百年前的老校长经亨颐便已着急着力地开始了上善人自主性的培植。

时值今日,学校一直把自主视为上善人的核心品质,并努力倡导之,践行之。学校开发“生涯发展规划”课程旨在激发学生自找规划、走向目标;推行“新学习运动”,旨在激发学生自主学习、自主管理;开设百余门选修课,旨在激发学生自主选择、多元发展;开展丰富多彩的校园活动,旨在激发学生的自主创新、自主发展。这样的一种传统理应成为每位学生追求的境界,理应成为上善人的核心品质。

四是自强。

   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自强是一种精神,是一种品德,是一种活出尊严、活出价值的必有品德,是一个人健康成长、努力学习、成就事业的强大动力。自强是自爱自信、积极进取,是战胜困难、百折不挠,是脚踏实地、不懈追求。自强是对困难的藐视,对挫折的回应,对成功的渴望。自强是“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归楚”的凌云壮志,自强是“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”的雄浑气魄!